愿真正的十月光辉属于人民_Q滴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(官网)管理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Q滴生活 >愿真正的十月光辉属于人民 >

愿真正的十月光辉属于人民

2020-07-10

浏览量:340

点赞:750

「光辉十月」已经过去了。在实行周休二日之前,这个月份曾是放假小确幸的来源——从双十国庆、25日「台湾光复节」以及31日的   蒋公诞辰(挪抬不能少)。即使现在后两日已不再是国定假日,年轻一代甚至可能无法理解为什幺某位总统的生日与忌日值得纪念(比方说有人知道陈水扁跟马英九的生日吗),但显然这些日子及其象徵意义对某些人来说余荫仍在。

愿真正的十月光辉属于人民

国民党台北市长候选人连胜文29日至大溪慈湖谒陵,向蒋介石父子致意,同时向深蓝票仓的军公教人员喊话:「国家应该照顾军公教一辈子」。他的言论与行为让笔者颇有时光倒流之感,彷彿他跟只有9%支持度的马总统活在同一个世代。而连胜文说他将效法两蒋戒严时期的廉能政治,不仅无助于争取他目前落后的年轻选票,也暴露了他缺乏对两蒋威权统治的认识,以及对转型正义的省思。

笔者本月在纽约参加了一场回顾海外黑名单的座谈,两位讲者黄再添先生跟鄞美珠女士跟在纽约的台湾留学生、台美人分享他们当年在海外从事民主运动的故事,也让年轻一辈一窥当年党国体系的监控与运作。戒严时期国民党政府曾利用情治单位与国民党海外工作会蒐集、监控台湾留学生与台侨的言论与活动,藉此掌握政治异议人士的活动与情资。为了限制他们的影响力,国民党政府拒绝发给这些黑名单人士回台加签,许多人因此无法返台长达二十多年。

黄再添先生在明尼苏达大学唸博士时,创立了「互助教育基金会」,组织台湾留学生为台湾的清寒儿童募集学费,因此被学生会干部(职业学生)注意到,时常找他去问话。某次他不耐对方的刁难,对学生会干部拍桌大骂,从此他就变成了黑名单。不仅他个人无法返台,他在台湾的家人也遭到牵连。他的弟弟在国营事业上班,因为他是黑名单的缘故,一直无法升职。甚至黑名单解禁后,黄再添与太太回台探亲,情治单位仍派人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
即使如此,还是没有阻止他投入台独运动。「既然上了黑名单了,那一不作二不休,乾脆认真一点,不要辜负黑名单这块招牌」他笑着说。之后他陆续参与了台独联盟、台湾革命党,还曾经协助走私有线电视发射台回台湾,促使国民党政府开放有线电视频道。

鄞美珠女士是台独联盟前秘书长王康陆博士的遗孀。他们两人在堪萨斯州立大学唸书时,为了成立台湾同学会(有别于国民党支持的中国同学会)而被当地的驻外单位盯上,成为黑名单。鄞女士表示,当年每个学校都有国民党的职业学生,像他们在堪萨斯州立大学时,大家都知道某位学生多年没毕业、也没有奖学金,他就是国民党安排在该校的职业学生。

王康陆因长期推动台独运动被列入黑名单,甚至连母丧都无法返台,这却更加深他想回去的决心。1991年王康陆闯关回台,事前他没有告诉太太细节。多年后,与王康陆一同偷渡回台的伙伴才告诉鄞女士,他们从香港搭乘渔船横渡台湾海峡,风浪汹涌,三人晕眩不已。清晨王康陆兴奋地把伙伴叫醒,他们在稀微天光中见到台湾岛的轮廓,终于回到久别的故乡。第二天王康陆在台独联盟台湾本部盟友大会发表演说,当场遭警察逮捕。获释后王康陆仍积极奔走宣扬台独理念,1993年10月12日在文化大学演讲完下山时遇车祸去世。台独联盟曾赴国安局抗议政治谋杀,但真相至今不明。

成为黑名单不仅让许多人被迫骨肉分离、无法返乡,也带来心理上的阴影与冲击。座谈中黄再添提到,黑名单解禁后他与妻子一同回台,然而相隔二十多年后初次返乡,台湾已经历快速的工业化与都市化,家乡风貌丕变,他感叹自己成为「不认识台湾的台湾人。」这对付出多年心血为台湾民主打拼的民主运动先行者来说,何其残忍。再者,面对因自己参与台独运动而被拖累的家人,他们的心情又是多幺複杂和痛苦。

我们不会从历史课本里读到这些前辈与他们的故事,想当然尔,他们也不会有专属的纪念日。然而无疑地,他们是真正的斗士。儘管他们没有娇妻相伴帝宝为居,但他们确实放弃安稳生活,甘冒生命危险为民主奋斗。多少前辈在这条漫长、看不见尽头的路上,没有掌声、没有镁光灯的关注、没有人为他们成立粉丝页,相反地,他们为了独立建国的理想,付出多少具体且惨痛的代价。

对从小养尊处优的连胜文来说,他当然不会知道,曾经在青天白日底下,是多少台湾人的血泪。他甚至不自觉他身为连家两代公务员致富传奇继承人,夸言两蒋时代廉能,本身就是种讽刺。他选择去慈湖谒陵(「谒陵」一词多幺封建),而非马场町秋祭,他誓言照顾军公教一辈子,却无视他所属的国民党曾经糟蹋过多少政治受难者的一生。这样的人宣称他出来参选是为了创造市民的小确幸、种下希望的种子,令人精神错乱之余,笔者不禁想问:如果无法直面历史的阴暗,你怎能体会与揣想未来的光明。

选举的纷扰是一时的,但民主的发展与对历史的反思需要长期投入与关注。希望有一天我们能诚实并理性地处理威权时代的残酷与不正义,把纪念留给那些值得的人事物。愿真正的光辉,属于人民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