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秋雨自序:「老年是如诗的年代」_V生活客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(官网)管理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V生活客 >余秋雨自序:「老年是如诗的年代」 >

余秋雨自序:「老年是如诗的年代」

2020-06-17

浏览量:596

点赞:189

余秋雨自序:「老年是如诗的年代」

不知不觉间,我已经老了。

老人不应该去做年轻人的事,这样说一点也不沮丧,因为老人有老人的事,而且是更精采的事。心中早已没有閑气,一辈子风霜岁月的感受,已如炉火之纯青。连自己也惊讶,自己怎幺会抵达如此美好的人生阶段,那幺宁静,那幺安详,那幺高爽,那幺洁净。我以前在长期的人文研究中得出过预想式的判断:「老年是如诗的年代」,现在自己到了,果然如此。

当然世间也有很多令人失望的老年。区别在哪里?在于修行。

修行?不少人一听觉得奢侈,心想自己一直都在艰难困苦中度日,哪有修行的心境?那就在艰难困苦中修行吧,照这本书的说法,叫做「泥步修行」。

我决定写一本书,专门谈谈这个问题。

谈修行,让人立即联想到深山石室、长髯道袍、寡行孤影、玄谈秘语。这一切,都与我无涉,但我深信自己是有资格来谈这个问题的。

理由是,我经历奇特,大进大出,上天入地,体验殊深。

例如,我一直被评为当代世界走得最远的人文学者,又出版过最畅销的书籍,发表过最热门的演讲,承受过最怪异的诽谤,辞退过最诱人的职位,婉拒过最殷切的邀请,躲避过最寻常的热闹,成了一个完全依赖贴心妻子过最简单的日子,而从未用过手机的罕世之人。在经历如此大动大静之后,我身心健康、步履轻鬆,天天享受着天地之惠、万物之美。这,难道还不足以谈修行吗?

我认为,修行可分为三大门阶,一为「破惑」,二为「问道」,三为「安顿」。

「破惑」是第一步,也最难,因为每个人遇到的「惑」,既相同又不同。我在谈这一步的时候,主要採用自己的例子,相当于「现身说法」。这是一种诚恳,却也会带来一个毛病,就是琐碎,对于不了解我生活时空的读者来说,有点不公平。但即使这样,也总比空谈好。无论如何,我主张一个人在修行中应该破除灾祸之惑、权位之惑、名声之惑、财富之惑、传媒之惑、仇恨之惑,这肯定具有普遍意义,可供一切读者参考。

「问道」是第二步,有点艰深。一个人光靠自己的经验来修行是远远不够的,几千年来已有不少品行高尚之人作过深刻论述,我们理应一一朝拜,虔诚汲取。我曾遍访佛、儒、道三大精神领域,觉得处处都有珍贵的营养。我兼收并蓄,不限一端。因为限于一端,是「小修」,而不是「大修」。读过这一部分书稿的朋友说,「这是最高层级的中国精神简史」。这说得过头了,但我确实在这一部分动用了全方位的学术功力,然后又用文学功力把它写得通俗易懂、流逸畅达。

「安顿」是第三步,是修行的归结处。对我而言,这简明的七条,就是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。「破惑」,从少年时代就开始了;「问道」,开始于青年时代;「安顿」,则是年长者对于人生的淬炼。一个人有机会完整地交代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,实在是莫大的幸运。

感谢高希均教授和王力行女士,在出版过我的很多书籍之后,又推出了这本书的天下文化版。于是,我可以又一次向天下文化的读者们霭然而笑了。我的笑容里还包含着一份这样的意思:不管是早是迟,一起修行吧。

写于二○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辟谷断食整整八天之后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