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秋雨妻子马兰:「若有下辈子,还会嫁给他。」_V生活客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(官网)管理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V生活客 >余秋雨妻子马兰:「若有下辈子,还会嫁给他。」 >

余秋雨妻子马兰:「若有下辈子,还会嫁给他。」

2020-06-17

浏览量:571

点赞:207

余秋雨妻子马兰:「若有下辈子,还会嫁给他。」

图片来源:Shelby Deeter

网上几次出现过以我妻子名义发表的《离婚声明》,写得洋洋洒洒,抑扬顿挫,国内很多线民都相信了,包括不少自称是我们朋友的人。类似的事情前前后后还出现过多次,一会儿是妻子的“诉苦”,一会儿是妻子的“抱怨”,我们都不置一词,因为那些东西实在太无聊了。后来,妻子实在厌烦那些围着我们名字的聒噪,便发表了一个十字声明:“若有下辈子,还会嫁给他。”

这十个字,很像山盟海誓,其实是对世界的了断。

在这十个字背后,我们有过一次次隆重的交谈。我不说“郑重”而说“隆重”,并不是用词不当。

在这个表达中,定向的“嫁”,成了接受“下辈子”的唯一理由。但是,这种定向的“嫁”,又必须依赖很多无法想像的机缘。那就是,一方踏进了下辈子,另一方也要跟着踏进,彼此还能找到。如果缺了一项条件,她见到的不是我,我见到的不是她,那也就不再投生做人。

无法想像的机缘当然无法实现。因此,也就无法有“下辈子”。

由此可见,这个十字声明表明的是:我们不想再来这个世界一次了。

那幺,此生也就是单程孤舟,上面只坐了两个人,有去无回。

我们两人,都没有悲观、排他、拒外、厌世的基因。那幺,为什幺要作出这幺决绝的约定呢?

这可以借用一个比喻来说明。人们到各地旅游,离开时总会有一个隐隐的决定。有的地方觉得还应再来一次;有的地方觉得还应再来很多次,而且介绍别的朋友也来;但也有一些地方,心中明白不应再来。

这次我们遇到的,是最后一种地方。这地方的名号有点大,叫做人世间。

在这个地方,我们也曾欣喜过,投入过,着迷过,但结论却是清楚的:不应再来。

这是一个完整的结论,不仅是指生命过程,而且也指与生命相关的一切背景和环境。其中有很多可以留恋的诱惑,但仔细一想,这些都带有自欺的成分。

看穿这一点是很早的事,因此我们夫妻两人后来的日子,最符合那两个成语:相濡以沫,相依为命。

生命的程式,先由小变大,再由大变小。我们曾经很大很大,大到覆盖万里,人人皆知;但后来又被我们自己的双手捏走了一个个彩色大气泡里的一切,变小了。小到只剩下两个人,我看着她,她看着我,就是这次做人的全部风景。

当然,世间绝大多数人都会顺世、恋世、颂世,我们只是异类。多幺不想成为这样的异类,于是一次次地企盼、祝祈、探寻,也获得过不少安慰,但最后,是冷冽的彻悟。

既然已经彻悟,那就应该在有生之年认真清理一番,把乾净的心智留给生命的黄昏。

而且,这是一个没有明天的黄昏。

没有明天的黄昏,有一种海枯石烂般的洪荒诗意,就像那年在万里夕阳下流浪在埃及西奈沙漠的焦枯山峦间。

二十三

我们夫妻,以毕生的实践对“家”做了一个诚实的阐释。家,就是两个人的孤独。

这种孤独,是享受了如雷掌声之后的最高享受。

这种孤独,既对于空间,又对于时间。正像我们不对门外抱有幻想,我们也不对未来抱有幻想。

未来是密密层层的未知,盘根错节的未知,瞬息万变的未知。对未来的种种幻想,或许充满好意,我们也就轻轻一笑,把门关上了,关上那扇通往未来的门。

那就可以回到本文的开头了。

不管如何万水千山、万紫千红、万卷千帙,我们这趟世间行旅颇为简单——

只有此生,只有单程,只有孤舟,只有两人。

二十四

如此归结,并不凄凉。

记得有人曾询问我,此生是否幸福。

我毫不犹豫地给了肯定的回答。而且特别说明,我的幸福很具体,至少有以下四个方面——

第一,拥有一位心心相印的妻子;

第二,拥有一副纵横万里的体魄;

第三,拥有一种感应大美的本能;

第四,拥有一份远离尘嚣的心境;

这四个方面,都非常确定,因而此生的幸福,也非常确定。

单程孤舟,出云入霞,如歌如吟。

(本书摘自《门孔》)

余秋雨妻子马兰:「若有下辈子,还会嫁给他。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