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2】努鲁:为人权公义斗争女性参政社会更_T润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(官网)管理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T润生活 >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2】努鲁:为人权公义斗争女性参政社会更 >

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2】努鲁:为人权公义斗争女性参政社会更

2020-06-12

浏览量:730

点赞:630

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2】努鲁:为人权公义斗争女性参政社会更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2】努鲁:为人权公义斗争女性参政社会更

1998年9月,时任副首相的拿督斯里安华遭革职并被控渎职和鸡姦罪名,18岁的长女努鲁依莎(Nurul Izzah)每天风雨不改地出庭给父亲打气加油,后来就有了烈火莫熄公主的形象。现在,她已是两届班底谷区国会议员兼公正党副主席。

3年前,努鲁依莎放弃了12年的婚姻,选择当单亲妈妈,全心全力投入政治工作。她强调,参政不是她一个人或她的家事,因为她视政治为生命的呼唤,必须履行的责任。现年37岁的她在接受《》专访时,首先阐明她参政的原因。她说,很多人还一直以为她参政是因为家庭,事实并非如此。

“你必须清楚一点,当司法不公时,不只是我父亲面对的问题。当年,还有很多其他人在不公平的司法制度下被扣留,我是被当时的环境鼓励下参加政治。即使我到国际人权组织提出抗议,也不只是为了安华一人,同样也为了其他人伸张正义。如果只是因为家庭,我何必参政?”她强调,多年来坚持的政治改革,一切都与公正和司法制度有关,因为她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斗争。

与国家改革一起成长

“已经20年了,这是一场漫长的斗争。我们要塑造一个经过改革的马来西亚,你不能期望在37岁时就结束。我们开始的改革议程不只因为安华,回顾过去20年,你会发现很多人都已经了解改革的重要性,即使是前首相敦马哈迪。”“我相信这是一个可以坚持下去的旅程。1998年开始改革斗争,看着党在2004年大选只赢得一个议席,2008年成功夺得5州政权,2013年更赢得52%支持率,你可以看到这场改革运动的成长。这也是我学习的轨道。”

无可否认,努鲁依莎与国家改革一起成长,她的人生与政治已经无法切割。然而,身为女人,她还需要兼顾丈夫、孩子和家庭。2004年,她单方面提出离婚申请,并在进行超过一年法律程序后,夫妇俩于2005年正式离婚。

努鲁依莎的离婚曾引起轰动和舆论。面对马来社会保守的家庭观念,指她没有办法管理好家庭,又如何治理政党等言论,她淡淡地说:“这是人生。”“离婚反映出很多家庭的问题。你努力维持婚姻生活,但不成功。无论如何,我与孩子的父亲维持着友好关係,我们都为孩子培育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。”

“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,我平和地对待所有言论,但最重要的是我孩子和家庭,以及所有爱我的人明白我所做的一切。当然,那终归是私人问题,最后还是回到你的工作表现,我确保我的选区和政党运作如常,谁还理会那些舆论?”她说,政治工作让她有机会接触到不同的人生,彼此互相关怀,以共同的理念为目标,而不是因为物质的供给。“我希望我孩子长大后明白,为何需要捍卫和争取马来西亚多元化的重要性。”

塑造爱心社会从教育开始

努鲁依莎表示,女性议程是可以让社会变得更美丽的元素。“你要一个善心和充满关怀的社会就得从培育开始。女性更了解这些,因为她们就是看顾孩子和管理家庭的关键人物。”

“当然,男人也扮演重要角色,也是过程中的一部分,你必须从教育儿子开始,教育你儿子和兄弟尊重女性、关心女性、了解女性。”

比起过去十年,现在政坛已经很多女性,努鲁依莎说,女性同伴的并肩支持很重要。“女性是女性最大的支持者,因为过程真的很困难。我期望我有更多的导师去实现女性议程、家庭议程,才能为国家提供动力。”

她认为,自己很幸运,在最重要的时刻遇见了很多为女权斗争的名人,但最令她感动的却是平凡的女人。

“公正党支持者都不是来自主流,他们都是很勇敢的人,这些女性都令人难忘,因为当大多数人都支持主流时,他们跳出了框框。我很高兴成为大家一分子,因为我不想盲目地生活,一味只有自我美好的感觉。”

不请保姆 让孩子学习自理

政治以外,一对子女的教育是努鲁依莎另一个坚持。面对繁忙的事务和两名年龄分别为9和11岁的子女,她每天努力分配时间。

“首先你必须紧记作为母亲的职责,要关心孩子的成长,接着是自己的事业。我非常幸运拥有强大的后盾支持我。”

“我住在父母家,有母亲和妹妹帮忙。想像一下,如果我是一个人住,加上我国工作环境并没有多少育儿设备,这也是职业女性的难处,鱼与熊掌的问题。所以,我认为政府需要塑造我国成为一个父母宜居的地方。”

提到时间的分配,她认为,时间的品质比多寡重要。“我非常努力地确保每天可以载送他们上学,也许一天只有一两个小时相处,但我们很珍惜这段时间,接着最重要的是沟通。”

努鲁依莎家里只有主要负责煮食的帮佣,没有聘请保姆。“现在孩子都长大了,我要让他们自理,自己洗衣服,不然接下来很困难。”

她指出,马来家庭一个关键的挑战就是让孩子在成长中学习自理,尤其是职业女性。“我必须教导孩子生活技能,我女儿8岁就学煮食,她现在也很会煮了。”

国家需要好首相无关性别

如果说马来西亚将迎来第一位女首相,努鲁依莎一直是人选。她笑着回应:“我经常说,我国需要一个好首相,性别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他了解这个关怀和治理国家的职位。”

她说,许多人并没有看到光环后所需要背负的责任。“这是非常巨大的负担,你不只是要确保国家安好,还需要培育一个多元文化的居住环境,社会正义至上,确保低收入阶层人民都受到照顾。”

“我见证过司法不公,经历过一段非常困难的时期,我不希望其他人走我走过的路,所以我必须做好我自己的一部分,即使是很小的角色来改善它。无论你是记者或是教师,我们都应该化理念为行动,推动改革议程,让它每天一寸一寸地前进。”

她表示,作为女性政治人物也非常具挑战,惟她感到很幸运,因为父母都是政治人物。

“我与政党自1999年一起成长,与此同时,大马政坛的活动或文化一直都由父权主宰,所以你必须让大家知道,女性参政可以让政坛更加多采多姿和具代表性。”

採访手记——在家做好女儿妈妈本份

安华入狱以来,女人当家的戏码一直在安华家上演。不过,在外是领袖,在家永远是婆婆和妈妈。印象中与努鲁依莎的近距离接触是六七年前的事,那时的专访对象是她母亲旺阿兹莎,她那两个才几岁大的子女在客厅闹着玩。

努鲁依莎与前夫结婚十多年,彼此深爱对方,提出离婚的确引起轰动。她一直视此事为私稳而不多谈,非常感激她的分享,想必也是一场煎熬。 

这次访谈在医院探望安华时抽空完成,亮丽外表掩饰不了她的倦容。努鲁依莎就是如此努力地做好女儿、好妈妈和好领袖的本份。

关键字: 姐姐妹妹走出来努鲁依莎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