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1】王赛之:有得也有失政治逼我成长_F迈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(官网)管理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F迈生活 >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1】王赛之:有得也有失政治逼我成长 >

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1】王赛之:有得也有失政治逼我成长

2020-06-12

浏览量:704

点赞:442

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1】王赛之:有得也有失政治逼我成长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1】王赛之:有得也有失政治逼我成长

政治圈是现实的,甚至是残酷的!45岁受委上议员,从此全情投入政坛,今年55岁的马华妇女组一姐王赛之感慨,政治生涯的磨练迫着你成长;对于很快到来的大选,王赛之将披甲上阵,但她并不执着,她说:“政治不是生命的全部,有得也有失……”

首相署国民和谐团结事务特别顾问拿督王赛之于1992年加入马华,2003年无心插柳下开始从政。她的政治生涯可谓平步青云,她却感慨地说,政治让她成长得很快,那是一种成长历练。

“我45岁被委任为上议员,过后全面进入政治圈。这几年的成长或所学到的,可以说是超越以往45年的生涯。”

她接受《》专访时,感恩马华和首相给予机会和平台去落实她的理念,就是通过立法和政策的改良推动社会建设工作。“我这几年已经尽可能做得最好。我已经尽了全力,能够做的都已经尝试了。”

受周宝钗一席话醒觉

回首参政的初衷,当时她在怡保一所国立学院当讲师执教,通过报章知道马华妇女组成立特别小组协助单亲妈妈,于是就到访霹雳州妇女组。在机缘巧合下,她遇到当时的霹雳州妇女组主席周宝钗局绅。

“周宝钗的一番话让我印象深刻。她说,巫统妇女组的委员会从国、州、区到支部有很多专业年轻新血,你们这些年轻的专业人士都不加入马华妇女组,不肯活跃,如何在捍卫华裔尤其是妇女的课题上与其他友族争长短?”

因为周宝钗的一席话,王赛之有所醒觉,并认为虽然大家拥有各别事业,但也应该腾出一些时间贡献社会。接着,她就利用执教后的空闲时间,通过马华的彩虹俱乐部协助单亲妈妈走出困境。

王赛之藉着与政府部门的联繫和人脉协助单亲妈妈争取拨款、申请福利援助金、主办激励活动等,后来还成立了霹雳州华裔单亲妈妈协会,并通过该会争取到福利局提供不同类别的援助金。

当时,王赛之只是以彩虹俱乐部为目标群组,对于党其他活动并不热衷,所有党的活动都没有出席,只专注在协助单亲妈妈这方面。 

“在这过程中,我发现通过非政府组织可以协助弱势群体,但涉及层面有限,唯有从政策和立法的修改才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。所以,政治是最好的平台和管道。”

王赛之说,彩虹俱乐部给了她一个启发,就是同样的时间,但通过不同管道,即通过马华推动妇女和社会建设的工作,成效会远远超越非政府组织。

“非政府组织只能汇集到一小部分的人,还要以个案来解决问题,受惠者也只限于周遭的人。”

当然,王赛之从政的时机也是关键。2006年,她在周宝钗的支持下,由时任马华总会长的丹斯里黄家定推荐担任上议员,开始全面涉足政坛。

2009年,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上任后,委任王赛之担任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,2012年出任妇女、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,2015年出任首相署国民和谐团结事务特别顾问。

媒体是最大挑战

在政治圈十多年,55岁的王赛之面对内外挑战,对她来说都是预料中事。不过,她坦言,她从政最大的挑战却是媒体。负面且受到扭曲的报导使她深受伤害,甚至对媒体有了恐惧感。

“已经发生过几次类似问题,比如消费税这课题,源头不是我讲错话,而是媒体错误诠释,过后虽然有关媒体道歉,但反对党一直炒作,伤害已经造成。也因为那件事,我对我国中文媒体很慬慎。”

“我们绝对尊重媒体的专业,但与此同时,我们也希望媒体据实报导,而不是根据自己的观点来扭曲我们的言论,这样对我们不公平。个人伤害事小,但那则报导会影响到两场补选的成绩(峇东埔和云冰),身为媒体是不应该,也没有理由犯下这样的错误。”

此后,王赛之没有再接受媒体专访,并坦言对媒体有恐惧感,若有意发言,她选择白纸黑字地发表文告。

王赛之表示,如果是她失言,她会接受批评,惟如果是被扭曲就觉得很冤枉。

对于社交媒体,她并不活跃。她说,网民的留言很伤人,往往充满诬蔑性,用词也非常不雅,所以她不会花时间去看是非流言,只选择性看有建设性的批评。

来届大选或上阵务边

王赛之也是霹雳州妇女组主席,在上届大选时传言上阵务边国会选区,最后一分钟被调去攻吉打巴东色海国席,结果落败。针对来届大选动向,她将毫无悬念地将上阵务边国会选区。

询及胜算,王赛之轻描淡写地说:“政治不是生命的全部,有得也有失,我上阵只是给务边选民一个选择,就这样而已。”

务边具有发展潜能

她指出,本身曾是国阵务边国会选区领养人,并担任妇女部副部长时与当地非政府组织建立良好关係。她认为,务边是一个有发展潜能的地方。

“务边的地理环境很好,靠近怡保城市的同时又可以保留原生态环境。它建镇历史有160多年,史蹟包括曾是孙中山驻扎的地方,也是余仁生发迹的地方,也应该是全马最早採锡的地方。这些都是非常珍贵的历史背景,所以我计划将它发展成为原生态旅游历史古镇。”

另一方面,务边区会署理主席曾镇池受访时说,王赛之是最适合的国席人选,并相信她会赢得妇女票。

“马华在务边根基很强,过去两届因为反风而落入反对党手中。王赛之是妇女组主席,也是部长级,拥有很多资源,与巫统关係很好,他们也相当支持她。她上阵还可以带动赢回一两个之前被反对党险胜的州议席。”

务边是霹雳最大的国会选区,选民多达11万1000多人,一直是马华堡垒区,直至308大选,由人民公正党夺得这个国席。

採访手记
她是我的中学老师

认识王赛之是二十多年前的事。她与她的丈夫都是我的中学老师,同学们在知道她参政后无不感到惊讶。在怡保看着她从政走到今天,也许无法理解她参政的理由,但她的认真就像执教般不容质疑。

王赛之几乎每天怡保─吉隆坡─布城三地跑,行程排得满满,调换了三次的地点、日期和时间才终于见面。当天她从怡保来布城,抵步后立即会见一个团体,随后使人泡一杯美禄和吃糕点当午餐。访问完毕,就看到司机拎着公事包出门,原来又要北上怡保出席活动。

感觉上她没有什幺改变,只是彼此地位有差,政治人物与媒体之间总有一线。她很幸运因为家人全力支持她参政,让她没有后顾之忧。若大选如愿上阵务边,她就有更加有时间兼顾家庭,因为至少回选区就可以回家。

关键字: 姐姐妹妹走出来王赛之有得也有失政治逼我成长

相关阅读